将手机翻转到背面,你就会看到P30 Pro最引以为傲的四个徕卡认证镜头。四个镜头中有三个是沿着手机背面的最左侧排成一排的,布局类似于P20 Pro。三个镜头包括拥有超感光传感器的4000万像素主镜头,一个超广角镜头以及一个5倍光学变焦镜头。 有些人可能会为P20 Pro上的单色传感器被取消而感到遗憾,但也有不少人认为广角镜头其实更加有用。华为表示,P30 Pro上的超广角镜头比Mate 20 Pro上的视角更广,并且具备了改进的直线校正,所以应该可以看到更好的效果。另一方面,光学防抖现在已经被加入到标准镜头和5倍光学变焦镜头当中,这对于拍摄长焦照片时的画面锐度非常有用,更不用说还首次实现了对4K视频拍摄是的防抖。
为了展示这只镜头的锐利程度,我们提供了样张100%放大后的局部截图展示。测试时我们使用了实际场景而非测试表,我们将镜头安装在S1R上,并将后者固定在了稳固的三脚架上。拍摄时我们使用了自拍模式,后期仅进行了一些轻微的色调调整以适应拍摄期间自然光的变化。测试后发现,镜头在光圈全开时的中心和边缘都具备了优秀的锐度,在f/1.8和f/8之间时则非常突出,在f/11和f/16之间时,全幅的锐度由于衍射而开始下降。
另一方面,EOS RP也有很多吸引人的地方,像是令人愉悦的JPEG画质、优异的握持感、自身重量轻、具备良好的操控性等等。此外,强大的无线连接能力和紧凑的机身设计也为拍摄增添了便利性。而更重要的是,新机的自动对焦系统非常可靠,尽管一些竞争对手的眼部对焦系统可能更有效,但新机的瞳孔侦测也能够帮助用户更容易地拍摄出完美对焦的人像。不过,对于EOS RP,我们最大的保留意见还是出现在对于RF镜头的选择上,因为该系统的镜头目前数量还很有限,并且价格也十分昂贵。如果使用转接环转接EF镜头的话,我们倒是可以使用到各种类型、经济实惠的镜头,但代价是会增加一些体积。对于那些佳能的老用户来说,倒是可以将RP视为备机。只要充分了解它的局限性,你就会发现转接EF镜头会破坏RP原本快速且精准的自动对焦体验。
AirPods Pro可能不是Apple的最新的耳机,但它们仍然是Apple最好的耳机。因为它们提供主动降噪功能,使其成为最佳降噪耳机的良好选择。与原始AirPods相比,它们还具有改进的设计。它们仍然是我们今天可以购买的最佳苹果无线耳机,特别是我们已经拥有很多Apple产品,因为它们可以与苹果设备很好地配合使用。AirPods Pro的重新设计意味着它们比之前的型号连接更稳定,Pro版本中内置的麦克风提供了强大的降噪功能,以及有用的透明模式,可让我们完美地听到外部世界的声音。

在考虑到拍摄风光作品时,一部旁轴式的数码相机可能不会是你的首选,但Q2那令人印象深刻的、连边角都很锐利的镜头,紧凑的机身,以及高分辨率的传感器都使其成为了一个很好的选择。此外,我们希望其在50的基础ISO下的动态范围能够优于竞争对手。如前所述,徕卡Q2具备一定程度的防尘、防潮能力,还有良好的续航时间。然而,对于风光摄影来说,Q2还是存在一些人体工程学设计上的不足,例如缺少翻转屏,而且相机安装在三脚架上后也几乎不可能打开存储卡槽或电池盖。最后,缺少背光按钮可能会让黑暗环境中的机身设置成为挑战。

阿迪达斯FWD-02 Sport是真无线耳机,它们对跑步者承诺安全,并采用防汗、防风雨的设计,出色的声音以及电池续航,可以让我们度过一周稳定的运行时间。这款无线耳机基本满足了我所有的需求,FWD-02在功率方面不仅保持了自己的地位,阿迪达斯还提供了定制声音配置文件的空间。FWD-02 Sport在价格上提供了良好的优势,但是它们缺乏主动降噪功能。话虽如此,如果我们正在寻找一副独特的无线耳机,可以保持原位并且整体听起来不错的,那么FWD-02完全可以入选。

AirPods Pro的音质有所改善。它们总是强调人声和低音,这意味着这款耳机更适合聆听流行音乐,而不是自然的声音。Apple耳机的电池续航时间很长。虽然,与其他真无线耳机提供的八小时甚至九个小时相比,它们并不是很好。在我的测试中,我发现宣传中每次充电可聆听四到五个小时的数据是准确的,但我建议大家定期为充电盒充电。AirPods Pro内部有一个加速度计和一个光学传感器,它们组合在一起,当AirPods被移除时,耳机会停止音乐。与原始AirPods相比,AirPods Pro的贴合度有了巨大的改善。硅胶耳塞将它们紧紧地锁定在适当的位置,耳机非常轻,即使我们在路上慢跑或行走在楼梯上,它们也不会反弹。

音质的一部分取决于噪音消除,打开降噪时音质明显更加出色,我们可以通过挤压AirPods Pro的手柄来打开它,或者通过进入iPhone的音量部分并滑动到左侧图标进行调整。苹果在AirPods Pro中放置了两个麦克风,可以进行内部和外部声音分析。前者将监视耳朵中的音频质量,以查看我们正在播放的音乐是否听起来正常,并使用算法进行相应的更改。后者抵消了背景声音,创造了一个更加宁静的聆听环境。AirPods Pro的降噪功能在火车上效果特别好,模式打开和关闭时的差异特别明显。AirPods Pro具有空间音频功能,可以将沉浸式音频带入真无线耳机。

GR III重新设计后的机背部分包括了一个首次出现在该系列上的3英寸触摸式LCD,使得自动对焦点的选择要比过去在GR II上更快、更容易。触摸操作的反馈不错,但菜单导航却因为图形用户界面并不是专为手指设计的而显得有点不方便。GR系列的老粉可能会想念过去型号上的自动曝光/对焦锁定和垂直摇杆开关。但新机的外形尺寸、大小和重量都还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用于进行曝光补偿的摇杆控制仍旧直接位于你的拇指下方。 使用 Jabra Sound Plus 应用程序,我们可以使用滑块调整高级 ANC,将其从完全降噪转换为完全 HearThrough(一种透明模式,可让我们听到外部世界的声音)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模式。我们还可以通过单击左侧耳机上的物理按钮在 ANC 和 HearThrough 之间切换。许多人更喜欢这些物理控制按钮,而不是大多数耳机上的触摸控件,我也喜欢它们。我们可以在适用于iOS和Android的Jabra的Sound Plus应用程序中使用均衡器,它可以让我们调整声音配置文件。Elite 85t具有多点蓝牙配对功能,可让我们同时连接两个设备,并在它们之间自由交换音频。 理光GR系列的忠实拥趸们可以说自该机2013年推出以来就在长久地等待着一款实实在在的升级款诞生,尽管2015年理光推出了GR II,但令人失望的是,该型号的最大升级内容竟是加入Wi-Fi功能。所幸的是,在四年后的今天,我们终于在理光最新发布的GR III相机上见证到该系列的一次华丽蜕变。它不仅拥有更高分辨率的传感器和重新设计的镜头,机身内的图像稳定系统及混合自动对焦系统也成为GR系列新的闪光点。 而更让粉丝们击节称叹的是,理光在不增加相机体积的情况下做到了这一切,并为广大街头摄影爱好者送上了大礼。 触摸控件响应迅速且效果良好,我还应该注意到索尼的透明模式听起来更自然,现在更接近Apple AirPods Pro出色的透明模式。最好的透明模式会让我们感觉自己好像没有戴耳机一样。降噪功能令人印象深刻,在班级中名列前茅。它绝对是XM3的改进,并且拥有同类产品中最好的真无线降噪功能。索尼表示,WF-1000XM4有一个名为V1的新定制芯片组,可以处理声音和降噪,它似乎产生了重大影响,特别是在降噪方面。
尼康在正式发布尼康Z7和Z6全画幅无反相机的时候,同步推出了三款镜头,尼康Z 50mm f/1.8 S便是其中之一。现在或许很多消费者并不会对f/1.8的镜头太感兴趣,但尼康在其宣传中声称尼康Z 50mm f/1.8 S这款镜头是一枚非常标准的标准镜头,因为这枚镜头能够提供卓越的分辨率、更低的像差以及不错的大光圈性能。与尼康同规格F卡口50mm镜头相比,尼康Z 50mm f/1.8 S镜头在光学技术方面有着明显的优势。这枚镜头采用能够减少鬼影和眩光的纳米结晶涂层,并使用了2枚低色散ED镜片和2枚非球面镜片,可以说新款Z卡口50mm镜头要比F卡口镜头复杂得多。显然,尼康也趁着发布全画幅无反相机的契机,完全重新设计了最新50mm标准镜头。
现在,许多无线耳机都配备了主动消除功能,你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切换开启和关闭。然而,有些还带有更多的自定义设置,如设置级别和位置的能力。虽然你可能认为你不想在听你最喜欢的曲子时暴露在任何噪音污染中,但根据环境因素,可调整、可适应的消除功能是有帮助的。例如,在骑自行车、开车、徒步旅行或夜间独自行走时,使用工业强度的噪音消除并不总是安全。或者当你想确保你不会错过客户的一个重要电话,同时又能在你的孩子呼唤你时听到他们的声音。这时,开/关功能或可选择的透明模式就变得很重要了,它可以将外部声音与你的音乐或通话融合在一起,因此你可以根据你的周围环境和场景定制你的听觉体验。
松下这次在S1和S1R上使用的还是自家祖传秘方DFD反差式自动对焦系统,而不是其他厂商已经普遍使用的相位对焦系统,两部相机都是225区自动对焦。由于两部相机使用的是相同的处理器,自动对焦性能理论上也应该是相同的,尽管失焦的风险在S1R这种高像素机型上要更显著一些。上图展示了新机的大尺寸肩屏和两个控制拨轮。而令我们有些失望的是,新机的开关键从GH5快门键的位置移到了肩屏右侧,这样一来我们就无法只用一根手指来按快门并且开关相机了。
两部新机在物理原件上面的最大差异无疑是传感器的不同,S1使用了一块2400万像素高灵敏度CMOS,最高ISO可达204,800,而S1R则使用一块4700万像素传感器,最大感光度稍逊为51,200。两部相机的传感器都采用了无低通滤镜设计,从而保证了画面拥有最好的解析力表现,当然在一些场景中也都会有摩尔纹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两块传感器都不是背照式CMOS,这意味着它们可能并不是索尼、尼康目前使用主流传感器的变体。